东风日产:寻找未知 引领自动驾驶潮流

在经历着大数据时代的快速发展和人工智能世纪的开端时,似乎对于人工智能、机械对人类的影响还并不敏感,也并没有看到一个真实可探讨的样本可以把这三者真正联系起来。

可事实上,人工智能、机械和人类的联系已经比想象中的紧密,三者已经在一个领域、或者说一个产业中真正开始生长,甚至其发展速度已经超过了想象——这个产业就是汽车。

汽车产业的下一个阶段不是电气化

毫无疑问,当下几乎所有人都在关注汽车产业的下一步发展:延续百年的内燃机将被电池和电机所替代,看上去这势必会颠覆整个产业的根基。

实际上对于汽车业内的大佬们而言,对于电动车的布局,这些我们口中的“传统车企”早就已经走出了很远。雷诺-日产联盟作为最先投放纯电动车的全球车企,旗下日产品牌的纯电动车聆风的累计销量已经超过25万辆、雷诺品牌在旗下的纯电动车ZOE则也迈过了10万辆大关。仅以2016年全球新能源车型销量表现为例,日产聆风在面临换代的前提下依然拿下全球新能源车7%的份额、并且超过特斯拉Model S取得第一;联盟旗下另一款纯电动车雷诺ZOE也拿下3%的市场份额,销量超过2.2万辆。

在我们看来,雷诺-日产联盟在纯电动车领域的竞争力是一个可以和特斯拉这类新车企进行充分比较的一个例子。前者作为传统车企的代表,显示出他们在新技术领域也拥有足够强大的技术实力,何况2010年就上市的日产聆风比特斯拉更早地承担起了电动车市场消费教育作用

另一个值得注意的事实是,随着几大传统车企巨头已经明确了电动车是汽车产业下一步的进化,因此迅速投入、大规模普及也就成为这些传统巨头的目标之一。这些巨头所展现出的量产实力和远景目标都给后来的新创电动车企建立了相当高的壁垒,而当传统车企真正开始亮肌肉的时候,追上之前的新车企可能并不需要额外花费多少时间。

那么对于传统车企巨头来说,实现内燃机到电气化的变革是理所当然、也并不困难,那么他们眼中的汽车产业发展趋势在哪里呢?雷诺-日产联盟首席执行官卡洛斯•戈恩说:“自动驾驶一定是未来的趋势,这一点毋庸置疑,最最最关键的理由就是,这项技术对几乎所有驾驶者都极具吸引力。”

而其他诸如福特、通用、奥迪本田丰田等车企也一再宣称自动驾驶对于整个汽车产业的重要性,同样还有谷歌、苹果、百度Uber甚至是Facebook这样的IT企业都在试图“破解”自动驾驶的关键技术。换言之,汽车产业的下一个阶段不是电气化,而应该是自动驾驶。

自动驾驶赋予汽车“互联化”存在的意义

汽车一直被看作是“信息的孤岛”,以至于在移动互联网出现之前,汽车内部最大的互动设备一直是收音机。

以单一车企为例,随着智能手机的普及,内置车载应用就成为了一套快速解决方案,在2017东风日产就可以实现100%主力车型配备NISSAN i-SAFETY,同时2019年东风日产可以实现重点车型导入新一代智能互联系统,全面实现汽车的互联化升级。

如果只是单纯让汽车车载系统实现智能手机的功能,那对于汽车产业有什么颠覆意义呢?显然没有。然而把这些功能赋予一辆可以自动驾驶的汽车就会出现不同的场景,驾驶者可以分心去进行那些琐碎的操作,让汽车自行完成从A地到B地除单纯驾驶外的工作……那样可以衍生出的功能将远远比车载系统的功能多出无数倍。

毫无疑问,如果说互联网化解决了汽车这个产品信息孤岛的属性,那么自动驾驶则真正赋予了汽车“智能化”的意义,让驾驶本身不再成为负累,也让驾乘者可以实现车内外的信息全面、随时、随地的交换。从这里也不难理解,为什么车企巨头们会认为自动驾驶是未来汽车行业最大的变革点——这完全是一个新维度的需求。

自动驾驶的旗手会是谁

在很多人眼中,自动驾驶不过是自适应巡航的一个升级版本,帮助车主可以更简单的从A点到B点。可事情远比想象的复杂,即便是简单的从A点到B点,也不可能只开着自适应巡航一路到头,这其中有弯道、有超车需求、有刹车需求、有避险需求等等。因而,即使是最简单的自动驾驶功能L3级别,除了需要系统级人工智能的大量介入,也更需要相关车联网V2V架构的支持。

值得一提的是,真正对于自动驾驶具有领导性的品牌往往是在电气化架构领先的车企。比如大量自动驾驶研究的初创企业都会选择福特车型,很关键的一点在于其车型平台的电气化架构足够“友好”、并且乐于开放。

同样,雷诺-日产联盟作为全球最早投身电动车领域的车企,他们也拥有天生的“自动驾驶”基因,相比于传统燃油车的控制复杂,电动车几乎只需要进行特定的编程就可以实现驾驶控制。

也正因天生的优势基础,无论是福特还是日产,他们都给自己确立了明确的自动驾驶量产时间表——福特方面的目标是在2021年推出具有四级自动驾驶功能的车型;日产方面则更为详细的指出,他们将在2018年为旗舰车型上导入ProPILOT第一代自动驾驶系统,随着2020年会在重点车型导入第二代自动驾驶系统,实现变换车道的自动驾驶。

其实,我们也不需要几年以后来看初级阶段的自动驾驶车型对市场的影响有多少。日产在新一代Serena上率先搭载了自动驾驶辅助系统“ProPILOT”,即便这套新系统只能实现在高速路单一车道的自动行驶,甚至还并不具备如同特斯拉Model S那样一般变道的功能,但是其依旧受到日本市场的热捧,其选装率高达70%,一度成为日本汽车市场销量第二大的车型。更重要的是,源于日产IDS概念车的日产下一代聆风即将上市,这款将身兼ProPILOT+纯电动车两项全球最前沿的汽车技术的全新车型,将成为唯一能够在技术层面全面比肩特斯拉Model S的量产车型,并且价格仅仅为后者的一半。这意味着,日产将真正率先开启“智能汽车”的普及大潮,很快我们将得到市场更多的反馈。

我们其实可以毫不犹豫的认为,未来汽车的一部分就是属于“人工智能AI”,因为无论从自动驾驶的决策性质还是从驾驶系统的决策流程来看,智能汽车的本质就是赋予了车辆一个“虚拟驾驶员系统”。这套系统不仅仅是可以判断外部的环境和因素,甚至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和外部信息进行沟通,这完全就模拟了真实人类的操作模式——要知道,即便我们感叹移动互联网的强大,但是利用外卖APP送货上门依旧是人工完成的,而未来这一切或许将完全由智能汽车完成。

站在“智能汽车”大潮来临之前,我们要问些什么

现在的问题是,如果都知道自动驾驶是未来最重要的交通形态,那么应该怎样去理解“汽车智能”的本质呢?到底拥有自动驾驶功能的汽车应该算是一辆交通工具,亦或是一件具有“智能意识”的伙伴,又应该如何去定义和面对那未知的汽车产业呢?

一旦智能汽车逐步成形,所有的传统内燃机车型或许将逐步淘汰,更重要的是将引发重购大潮,说以现有汽车保有量都在重新购买一遍也足够客观。这样的巨大购买潮也会引发整个汽车生产产业链的巨大变革,不仅是生产规模的变化,同时也延伸出包括个性化制造、产品同期研发、快速量产化等问题——智能生产技术的应用对于整个中国汽车产业来说都是一次巨大的机遇。

以东风日产来说,东风日产在制造层面已经提出了向“智造品质”转型的中长期战略,满足未来三到五年的生产需求,这其中包括了工厂自动化的进一步提升、先进技术中心实现产品开发和工厂建设、利用大数据实现品质全过程管理等等。可以说,“智能汽车”的出现绝非仅仅以一个产品为起点,而是整个生产流程的再造和重新适应,否则凭借一家传统车企的生产要素要去实现全新的生产过程,那是不可实现的。

中国车企在智能化大潮中是领先还是跟随,这是一个毋庸置疑的答案——借助汽车智能化的变革机会实现领先全球的制造水准、响应全球化制造策略,这将是中国车企真正走向汽车产业中央的少有机会。

当意识到整个汽车产业处于一个巨大的变革环境中,汽车智能所带来的影响力将会带来怎样的未来画面,需要更年轻的一代去设想。在此之前,在互联网的洗礼下,大多数大学生或者年轻人谈及人工智能或者信息化,都是直接联想互联网、IT行业,可是作为最有可能率先实现智能辅助的汽车产业却知之甚少。

“我们希望通过寻找未知的自己系列活动,让年轻人能够去大胆拥抱未来、拥抱科技,享受技术创新带来的优越。向他们展现NISSAN品牌的激情、挑战的年轻态度。”东风日产乘用车公司总经理埃尔顿•谷硕说到。在他看来,他们将未来三到五年的中长期事业计划定义为“计划”,就是为了响应雷诺-日产联盟“前瞻开发”的理念,包括从智行科技、智造品质、智享体验三大维度布局未来。

这一次,东风日产携手凤凰网借助“寻找未知的自己第三季”就是搭建了平台,围绕“突破•洞见”主题,与年轻人一起去洞见所有关于科技、智能以及未知世界的观点,也是促进人类进步的根本。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网站检索 客户反馈
Copyright© 2003-2004 Dongfeng Motor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